中国应尽快推出主权数字货币
2020-05-01 22:51:28   作者: itforex   评论:0 点击:

苏培科:DCEP不会对现有的金融体系造成冲击,中国可以大胆尝试和不断完善,争取主权数字货币的先机,让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和价值提升。这次疫情的全球爆发,让很多人和很多国家都看清了各国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面前
苏培科:DCEP不会对现有的金融体系造成冲击,中国可以大胆尝试和不断完善,争取主权数字货币的先机,让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和价值提升。
这次疫情的全球爆发,让很多人和很多国家都看清了各国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面前的准备不足,彼此应该包容和减轻偏见,只有携手合作才能彻底战胜病毒。但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各国的分歧越来越大,原有的全球化格局被打破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再随着疫情全球蔓延和各国经济停摆,全球金融市场必将陷入危机,而且还会进一步恶化。毕竟金融市场是实体经济表现的预期反应,接下来的半年时间欧美经济应该会受到重大挫折。
 
原因一:疫情防治期间的经济活动停滞,致使欧美金融市场没有理由炒作上扬。
 
原因二:欧美国家的疫情防控能力和动员能力相对较弱,而且目前都在各扫门前雪,无力顾及盟友和其他人,疫情恶化的现实情况会加剧恶化经济、金融市场的预期,目前欧美普遍采取集体免疫的方式来应对传染病毒,但人们对新病毒的研究和认知普遍不足,潜在的隐患和危机人们并不知晓,因此集体免疫依然充满不确定性,同时经济落后的国家未来影响可能会更大,其决定病毒终止的时间点,而这些相对落后的发展中国家恰恰又都是发达国家的全球供应链,一旦疫情持续蔓延则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会更大。
 
原因三:从这次疫情对中国的影响来看,其对服务业影响巨大,而以服务业为主的美国自然也不例外,因此美国的金融市场不太可能在美联储大肆“放水救市”后就能彻底扭转,毕竟这次金融市场的泡沫是被疫情刺破的,只有疫情防治得当才能扭转欧美市场的预期,但也不能小觑欧美金融市场的危机自我修复能力和金融风险应急防控能力。
 
从这次美联储史无前例的“放水”和不缓解流动危机不罢休的举措来看,美国的金融应急反应能力很强,中国应该借鉴学习。美联储这次大肆释放流动性,其核心目的是为了缓解美国金融市场杠杆踩踏和防止金融机构挤兑引发的流动性危机,顺道借助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来向其他人分摊美国金融危机的成本,同时特朗普异常关注美国股票市场的反应,一旦股市信心受挫和持续低迷,将会对美国的大选产生影响,因此特朗普政府不遗余力地挽救股市信心。
 
任何事情都会有利有弊,美联储在不到一个月时间资产负债表规模暴增2万亿美元,让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总规模突破了6.4万亿美元,用力太猛。其实中国在2008年次贷危机后推出的4万亿元人民币刺激政策,其后患经历了漫长的消化,美联储此举对未来经济金融的影响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来消化。此次,美联储“放水救市”在短期会产生积极的影响,有利于稳住市场预期和减缓下跌速度,但不解决根本问题,毕竟这次不是单纯的流动性危机和金融危机,美联储的措施不能改变疫情发展趋势,也解决不了失业问题和经济停摆,反而“美国优先”和成本分摊的策略会让美元的国际公信力受到影响,如果在短期内没有冲击美元国际地位的替代物,过段时间这一影响会消弱。
 
基于此判断,当前是中国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和人民币参与国际定价权的最佳时机。因此,我建议中国人民银行应该尽快推出储备已久的主权数字货币(DCEP),优先用于国际贸易结算和跨境支付领域,替换以往的货币互换工具,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和国际储备地位。
 
其次,当前中国率先推出主权数字货币(DCEP),作为新事物其关注度、吸引力和效果会非常明显,尤其在美元国际公信力减弱和人们普遍已经认可数字货币的情况下,人民币以新的面貌推进国际化,会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其三,当前推出主权数字货币(DCEP)有助于防控国际热钱对中国金融体系的冲击,随着欧美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恶化,以及美联储的大肆放水,下阶段会有大量的国际避险资金涌动,中国和人民币很有可能会成为备选。而主权数字货币(DCEP)表面上只是替代了M0(流通中的现金),但由于交易结算主体账户直接对应中国人民银行,不进入中国商业银行体系,将不会对中国传统的货币发行、流通机制造成影响,而且会降低、甚至消除传统的货币乘数放大效应,只有在兑换后进行投资时才会产生乘数效应,但这远比传统的货币流通、传导机制危害小,从而避免因热钱流入流出造成的金融体系流动性管理危机。
 
以往在没有数字货币(DCEP)的情况下,无论是贸易盈余、FDI(外商直接投资)、还是热钱涌入,我们都得发行人民币来对冲,从而对中国的货币政策稳定性、外汇管控和金融流动性管理都会造成影响。
 
因此,我们要未雨绸缪,前瞻性的做好热钱疏通机制,防止热钱快进快出造成中国资产价格和金融市场的大起大落。显然,中国主权数字货币(DCEP)推出策略应该是国际国内同时推,重点应该是跨境支付结算,国内需要协调与传统金融体制的双轨制问题。
 
同时,应提升中国资本市场的吸引力,营造中国股市和中国经济持续向好的态势,将热钱留住为我所用。
 
其四,中国人民银行早已储备好了中国主权数字货币(DCEP),当前天时地利人和都已具备,只待推出时机,而现在就是最佳的时间窗口。
 
在目前欧美市场信心受挫,“美国优先”的利己主义和美联储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有损别国利益的情况下,美元国际公信力减弱,正是各方期待超主权货币和币值更稳定的货币出现。此时,以中国国家主权信用背书,以中国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和与其他国家互换的货币资产作为一篮子信用保证(形式上强化DCEP的超主权货币属性),从而让中国主权数字货币(DCEP)的含金量和公信力独一无二。
 
其五,中国主权数字货币(DCEP)推出后,可以将商业银行存放在中国人民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等额兑换成(DCEP),中央银行不再对商业银行存放的存款准备金支付巨额利息,毕竟这部分资金不存在融通借贷和不产生利息,既减轻了财政的负担,也不能再继续用财政补贴商业银行。
 
同时,中国主权数字货币(DCEP)的推出将更加有效的传导货币政策,并可以强化金融监管,从而让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变成去中介化,并非去监管,反而中央银行单一账户管理更加有利于穿透式非现场监管和风险管控。
 
其六,不用担心DCEP冲击现有的金融体系,完全可以双轨融合运行,反而会弥补目前金融运行、监管体系的不足,尤其对于货币超发具有抑制作用,其信心和稳定性会逐步建立。
 
原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也曾表态: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账本与现有成熟的中央主导的金融基础设施并不排斥,完全可以相互融合,相互补充。一方面,基于区块链的数字存托凭证DDR(Digital Deposit Receipt)支付系统为现有实时全额支付系统RTGS (Real Time Gross Settlement)系统提供了一种不依赖传统账户的新型支付方式,有效补充了现有支付清算体系。另一方面,DDR作为RTGS中电子化法定货币的数字化形态延伸,其最终可以转换回RTGS账户价值,并通过RTGS系统对外结算,也就是说,RTGS系统解决了区块链DDR到传统账户资金的结算最终性问题,这侧面也说明了区块链的结算最终可以有机融合到现有清结算体系中。并且,DDR 是通过100%资金抵押生成,不影响货币供应量,因此分布式账本也不会影响到中央银行对货币的总量管控。
 
综上所述,DCEP不会对现有的金融体系造成冲击,中国可以大胆尝试和不断完善,争取主权数字货币的先机,让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和价值提升。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019年9月欧央行议息会议点评:再宽松“杯水车薪”
下一篇:最后一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