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要闻 > 正文

G7峰会闭幕,“一页声明”凸显尴尬,旧秩序的“最后仪式”?
2019-08-28 19:08:20   作者: itforex   评论:0 点击:

26日,为期三天的七国集团(g7)峰会在法国比亚里茨落幕。峰会摒弃44年的传统,首次没有发表联合公报,取而代之的是一张不满一页纸的领导人声明。分析指出,寥寥数语的一页声明缺乏实质内容,难掩七国集团内部的

26日,为期三天的七国集团(g7)峰会在法国比亚里茨落幕。峰会摒弃44年的传统,首次没有发表联合公报,取而代之的是一张不满一页纸的“领导人声明”。分析指出,寥寥数语的“一页声明”缺乏实质内容,难掩七国集团内部的深刻分歧,也凸显了其影响力不断下滑。

但有趣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峰会自我感觉良好,他用“团结一致”为会议“定调”。在峰会最后一天,他还在伊朗问题上软化调门,表示愿意有条件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

外媒述评,整场峰会仿佛一出跌宕起伏的“三幕剧”——在一种末日逼近的感觉中启幕,以一位意外嘉宾(伊朗外长扎里夫)的登场反转剧情,最终在微妙的成果突破中迎来尾声。尽管各国领导人摆出握手言和之态,但“心结”难解。随着明年美国成为g7峰会主席国,现存秩序恐被进一步颠覆,比亚里茨或将成为发达国家俱乐部弥足珍贵的回忆。

“一页声明”

“说实话,我们取得的成就并不大,但这并不新鲜。”英国《卫报》在评论峰会成果时写道。

为了避免连续2年破坏g7峰会的特朗普再次捣乱,东道主法国总统马克龙抛弃了发表联合公报的传统路线。《卫报》说,马克龙的初衷是好的,既然没有联合公报,自然也就不存在特朗普是否愿意签字的问题。然而不利的一面在于,这场外交秀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曾经发生过的痕迹,留下的只有人们对g7领导人长期不作为的不满——比亚里茨因为示威抗议被封锁了三天,居民们被迫佩戴紫色的身份徽章,以通过警方防线……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从马克龙取消联合公报、撕毁g7路线图的那刻起,他改变了峰会的格局。这一大胆策略开启一个令人震惊的周末,但也让惯于“早退”的特朗普耐心地留到会议结束。马克龙灵活多变的“机动性外交”再次获得证明。

不过,开了三天会就这样“无果而终”,g7领袖们面子上总归有点挂不住,多少得凑点东西撑撑场面。于是,一份一页纸的“声明”出炉。彭博社称,这份声明是马克龙在每场会议与其他领导人沟通后,一点点“积累共识”写成的。

声明指出,在贸易问题上,g7支持维护开放、公平的世界贸易和世界经济的稳定。为此,g7希望深度改革世界贸易组织,以便更有效地保护知识产权,更迅速地解决争端、消除不公平贸易行为。g7将在2020年达成一致,以便在经合组织框架下简化规则壁垒,改进国际税收体制。

在伊朗问题上,七国首脑完全认同两个目标——确保伊朗绝不会拥有核武器;促进地区和平与稳定。在乌克兰问题上,法国和德国将在未来数周内举办一场“诺曼底模式”的峰会,以求取得具体的结果。在利比亚问题上,七国集团呼吁持久停火并召开和平会议。

除了声明达成的共识之外,各国领导人还表示,要对正在燃烧的亚马逊雨林采取行动,同意投入至少2000万欧元(约合1.58亿元人民币)帮助该地区国家灭火。

“就团结一致而言,这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特朗普在峰会结束后的记者会上感叹,“我们在很多非常重要的议题上达成了非常好的共识。”

峰会另一个引人注目之处,在于特朗普对伊朗问题的表态。特朗普减缓了对伊朗的外交攻势——就扎里夫现身会场,特朗普称事先认可这一举动,而且他不谋求伊朗政权更迭。对于马克龙暗示可能在几周内实现特朗普与伊朗总统鲁哈尼的会面,特朗普有条件地表示同意。

法新社认为,这一说法显现特朗普改变口风,为缓和美伊两国紧张关系留“窗口”。如果实现“特鲁会”,将是1979—1981年德黑兰人质事件以来美伊领导人之间的首次会晤。但考虑到特朗普一向反复无常,伊朗国内强硬派对扎里夫参加峰会也有诸多不满,美伊关系走向还有待观察。

“微妙突破”?

有美国媒体指出,“一页声明”的产生,以及特朗普对伊朗伸出橄榄枝,使得峰会以一种“微妙的突破”进入尾声。如何看会议以这种方式收场?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认为,七国集团的基本战略利益还是一致的,都要维护西方优势、利益以及规则有效性,也都必须应对当下世界经济不确定性的挑战。这是它们战略共性之所在。但另一方面,七国具体利益的差异在扩大,矛盾在上升(不仅美国与欧洲,还包括欧洲内部分化,等等)。所以虽然每年头头脑脑们都要坐下来开会,但又尴尬到连续2年拿不出正式文件。

金灿荣说,假设作为g7之主的美国领导人态度能温和一点,做出适当让步,本来完全可以达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联合公报,但偏偏碰上以自我为中心、打着“美国优先”旗号的特朗普。他的风格无法令其他g7领袖习惯,也不受其他国家民众待见,因此就出现这种只能用一页纸来凝聚基本战略共识的情况。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倪建军认为,“一页声明”纯属形式主义,缺乏实质意义。它也表明西方发达国家集团越来越丧失过去在世界经济金融等核心问题上的协调作用。在会议上,外界能清楚地看到这个集团内部的矛盾与不和,而讽刺的是,特朗普竟然还称其“团结一致”,体现了他对形势的误判。事实上,特朗普压根不关注多边议题,只是想借多边舞台解决双边问题,为2020年美国大选谋势。就像半岛电视台指出的,会议的焦点转向双边会晤,领导人试图一对一达成“交易”。

在倪建军看来,本届g7峰会暴露出三个问题:第一,发达国家国际协调机制失效。气候变化问题、伊朗问题、经贸摩擦问题……没有一项在会上得到有效应对。第二,“美国优先”和单边主义成为全球公害,法、英、德已经毫不掩饰对特朗普的“嫌弃”——德国把不断显现衰退的隐忧归咎于特朗普打贸易战,身处“脱欧”困局的英国则希望有个稳定的国际环境,也对特朗普发出警告。第三,美国自身为单边主义付出沉重代价,国际信誉、国际形象受到难以挽回的损失。

从“一页声明”涉及的具体议题来看,其实处处都能看到g7的分歧。例如,在贸易问题上,美欧首脑就世贸组织改革只达成了表面的妥协和共识,双方立场仍然对立。美国政府秉持经济民族主义和“美国优先”的理念,觉得如有希望按照自己的意愿改革世贸组织,就不妨一试,否则就宁可绕开乃至退出世贸组织。而欧盟则在总体上认可世贸组织,只是希望对其规则体系进行改革。在美法博弈焦点——“数字税”问题上,马克龙在峰会闭幕后,继续强调改革数字经济税制的必要性,一旁的特朗普未作回应。在伊朗、俄罗斯等问题上,分歧同样明显。声明中未透露特朗普对伊朗做出何种让步,或者对欧洲立场表示出什么认可。

“亚健康状态”

“g7作为昔日全球经济治理的主导力量,如今处于‘亚健康状态’,”金灿荣说,除了特朗普因素引发的罕见分裂之外,其他国家各自面临不同程度的窘境,存在几组矛盾。

英国与欧盟的矛盾首当其冲。此次是约翰逊当选英国首相后在全球舞台首次亮相,其表现基本属于“正常发挥”,按唐宁街的说法是“按计划进行”。首先,他在美国和欧盟之间走钢丝,平衡把握得不错。他一面和特朗普互相赞赏大秀恩爱;一面又和欧盟暗通款曲,在气变、伊核、对俄立场等多个议题上与欧盟站在一边。其次,他给人留下完全不同于其前任特雷莎·梅的放松幽默的外交形象。他游泳后发现脱欧“秘诀”的惊人言论,迅速成为社交网络爆款。《金融时报》说,约翰逊一直坚称,英国将离开的是“欧盟”,而不是“欧洲”,这促使他在顺应欧洲的重大问题上拿捏得当。

但也有质疑称,约翰逊与其他欧洲国家领导人只能维持“表面和谐”。由于这位新晋首相只有25天时间来提出与爱尔兰边界相关的后备安排的替代计划,接下来的日子将举步维艰。一位欧洲外交人士说,约翰逊与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会面时,甚至没有提出“退欧方案”,随着谈判进行,他在比亚里茨与法德等国建立的友好关系可能很快就会破裂。届时,“无协议脱欧”风险将大大加剧,双方可能还会围绕390亿英镑的“分手费”而唇枪舌战。

除了英国外,其他国家也各有难念的经。它们要么在政坛上影响力减弱,要么疲于应对国内问题,或者就是国家本身实力相对下降。

美联社说,几天前还是意大利总理的孔特,此次已经以看守政府领导人的身份参加峰会,但他不是唯一处于弱势地位的g7领导人——加拿大领导人特鲁多眼下处于政治丑闻中心,为今秋竞选形势蒙上阴影。马克龙的民意支持率跌至34%,至今无力“脱下”令他头疼的“黄背心”。德国总理默克尔眼下处于最后任期,尽管此次峰会上她不仅没有“发抖”,还意外获得特朗普的“噘嘴式贴面吻”及其“计划不久后访问德国”的表态,但这些都无法冲淡“默婶”对德国未来政治经济前景的担忧。一圈数下来,只有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国内表现似乎比较稳健,但他也面临着来自韩国的外交纠纷……

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高级顾问多米尼克·莫伊西认为,七国集团当前内外交困:一方面,各成员国在重大问题上存在明显分歧;另一方面,该集团的代表性在国际上受到质疑。他说:“在世界经济格局深刻变化的背景下,七国集团已经不合时宜。它已经不是有效的协商平台,此前没解决的问题,在这里也得不到解决。”

“最后的仪式”

《卫报》认为,明年g7峰会将移师美国,作为明年东道主的特朗普希望在迈阿密的高尔夫度假胜地召开峰会,并可能邀请俄总统普京出席。“随着特朗普明年大戏开场,比亚里茨峰会可能成为现存秩序的最后仪式。”

《卫报》写道,周一,马克龙将g7峰会主席国接力棒传递给特朗普,并拥抱了他。但外界一种明显的感觉是,已建立的秩序即将结束——不是被任何新鲜的东西取代,而是回归到更古老的状态、更无脑的本能反应。在特朗普想要构建的新秩序中,追求更公平、更绿色未来的雄心壮志将被摒弃,取而代之的是对利润的追求,以及世界被一小撮有权有势的人分裂。

倪建军认为,明年美国办g7峰会,再加上特朗普的连任压力,可能促使他在内政外交领域更追求短期效应,施政思维会变得更趋极端化和不可确定。对内可能扰动美联储的独立性,干预经济金融政策;对外则可能在对俄外交上追求突破,行出人意表之事,不排除“邀约普大帝”的可能。此前,特朗普曾说,如果有人提议让俄罗斯重返八国集团,他倾向于赞同。但默克尔和约翰逊则认为邀请俄罗斯重回八国集团为时尚早。

金灿荣说,美欧关系接下来仍会维持斗而不破的格局,但明年可能因为三大因素扩大分歧,导致g7开会更加困难。一是美国大选。特朗普将更坚定地维护“美国优先”,与别国凸显矛盾。二是美国经济。不少分析人士看衰经济形势,或令特朗普更急切地挥舞保护主义大棒。三是俄罗斯因素。一些欧洲国家态度消极,不愿意在乌克兰危机没解决的情况下看到美俄改善关系。

法新社称,在峰会闭幕式上,马克龙引用了二战英雄戴高乐将军的话:“外交是为了修补破碎的窗。”只是,当长期盟友和贸易伙伴的持续紧张关系致使多边合作破碎到一定程度,这扇“窗户”还能否修复如初?

相关热词搜索:G7峰会

上一篇:中方决定分两批对美约75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
下一篇:中美经贸磋商、英国脱欧、美联储重启购债…… 美元、黄金都遭遇暴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