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投资人刘易斯J·勃斯里诺访谈录
2019-02-17 19:44:35   作者: itforex   评论:0 点击:

从标准普尔谈期货交易马克·杜培:在过去的两个月,标准普尔指数经历了惨跌,一度曾经探至三年来低点;然后自9月份的最低点又回升了20%以上。我知道你很善于将市场的动力运用到你的交易计划中去,并且在你在新出
从标准普尔谈期货交易

马克·杜培:在过去的两个月,标准普尔指数经历了惨跌,一度曾经探至三年来低点;然后自9月份的最低点又回升了20%以上。我知道你很善于将市场的动力运用到你的交易计划中去,并且在你在新出版的《短线教程》一书中有详细的讲解。能否向我们介绍一下,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尤其是价格动荡时期,价格先是大幅下跌,然后又触底反转。你是如何将市场的动力参揉进你的交易计划中去的?

刘易斯J·勃斯里诺:我坚信,即使没有恐怖袭击事件的影响,市场也会下跌到近期的低点。事件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当然,你不可能隔绝事件,但是我认为人们对灾难有点反应过头。人们起床后去工作--不幸的是,他们不是纽约人,而是美国其他地区的居民。--他们在心理上着实没有体验过纽约人所经历的一切。就象是念了一、两周的颂词,然后,人们复归平静;对于那些必须忍受经济衰退的人来说,日子还得照样过。

所以我寻找转折点,比如是1998年8月的低点。它必须守住这些价位。如果它跌破这一区域,那么我认为市场麻烦就大了。我唯一依靠的对象就是经验。我曾经亲历过两次世界大动荡,一次就是1987年的大调整。1987年,我们看到市场进行了有效的调整,其下调百分比程度远较近期走得机智。但是那时候,我们看起来深处困境,政府和联邦储备委员会进行了救市。现在,所有的刺激措施都注入了市场,新增资金,所以市场开始回弹。人们开始忘掉了纽约,如果你不在纽约居住,日常生活毫无改变。恐慌情绪--那里仍有不少恐怖事件--但是恐慌情绪已经退出了市场。

马克:这样说来,你预期市场将会因恐慌性抛售将价格打到98年8月的低点,然后会大幅反抽,这正是市场的动力所在?

刘易斯:没错。自从"9.11"之后,我发现市场的动力开始转变,市场以不断创出新低和新高来进行整固。现在标准普尔500现金价在1120区域是一个重要的点位,我们也在此设置止损价位。但是目前的整固底线及我们的防守线是1050-1060,这一区间非常关键。道琼斯守住9000点也是至关重要。 这一年半以来,空头不断在这一区间逢高抛售,他们猜想市场不会反弹到市场预期的价位。你可以看到,在1050这一区域,人们接踵抛空,可是均告失败。

马克:你是说你亲眼目睹场内短线投机者在这样做吗?

刘易斯:没有,不要忘记场内短线客一向是做空的。我指的是市场中普遍的投资者。市场守住了这一重要支撑位。就我观察,市场动向目前真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了。我们必须在现金价1110到1120之间进行整固,也许要到1100。市场在上攻1200这前需要在此价位整理。实际上我们的目标先是1160,然后是 1200。如果标准普尔果真能站上1200,纳斯达克指数重上2000-2200,道琼斯回到10000点大关之上,那么市场可以结束两年以来的熊市,从而进入到一个平衡的市场。 这是否就意味着我们已经走出了困境呢?不。实际上这将预示着我们将迎来更大的震荡,宽幅交易区间。

马克:平衡的市场就意味着大的震荡,宽幅交易吗?

刘易斯:是的。开始时是宽幅震荡,然后在较小的区间内震荡;当后者发生的时候,就要当心了。任何方向的区间突破都极具威力。

马克:你在《短线交易教程》一书中指出,保全资金,巧妙做单对于一个期货投资者来说应是首当其冲的事情。 

能否解释一下巧妙做单的意义?

刘易斯:我所讲的巧妙做单指的是在入场之后市场便能顺着我的方向发展,这样做单的压力最小,痛苦最轻,忧虑也得到舒缓。但是最令多数投资者头痛的是,他们刚一买进或者卖出,市场在短短的几分钟内便倒行逆施,背你而去,不久你便止损出局。你坐在那里只好自认倒霉,禁不住自问"我做错了什么?",然后只得重新回到画图板前。

马克:你想一入市就能快意自足?

刘易斯:每个人都希望这样。令人痛苦的是,行情也许只是区间震荡,你的止损单被触发之后,价格又调头返回原来的走势。你原本是正确的。这就需要你能判别你交易的是什么市场,你交易的时间段。你应该开发一种系统,它能告诉你:"市场正在沿着趋势运行,我可以介入。我可以顺市而行,也可以设定止损借机出局。"很多情况下,你被止损出局。我希望在过去的20年里,每次被迫止损出局总有一些收获:我入场交易时间太早。

马克:那么你从巧妙做单中有何收获?你怎样提高自己的下单水平?

刘易斯:哦,需要耐心。不要认为这一时刻不入市,就会错过行情。我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查看市场报告公布的一些价格走势图:该合约历史上交易的主要区间在哪里?上一周它的主要交易区间是什么,上一个月的交易区间,前一天。我还把它细化到小时。

例如,假设你认为市场将走牛,武断地讲,上涨到1300。我们再武断地假设目前价位在1200。市场在1230和1235之间宽幅盘整。你也可以看到市场可能在1185区域大幅盘整,好吗?这样市场主要在1235附近和1300附近盘整,当然也在1185一带盘整。目前,价格运行在1235,你心想:"价格在盘整之后将上攻1300。"很显然,你在1235追高介入,市格随后一直在1235之下盘整。我们又假定你在此价位之下6个点设置止损位,最后你还是被止损出局。

第二天同样的情况发生了,价格再次下穿1185区域。所以市场就是这样在区间震荡,多数情况下你入市时正好生不逢时,搭错车,因为你企盼、希望并预期价格将突破1300价位,你无法决定市场的意志。你应该观察这些震荡区间。假如你审查一下价格的盘整格局,多数情况下价格先是创出新高和新低,然后震幅逐渐缩小,高点下移,低点上升。市场处于震荡走势时,你应该关注五分钟走势图,当价格从区间摆脱出来的时候,也就是说突破区间交易时,你应该及时跟进。否则,市场仍会粘滞于区间交易,市场随时有冲两个方向突破的动力。

马克:在《短线交易教程》一书中,我很欣赏你提出的支撑和阻挡价位,你称之为"双向交易"。这些价位附近成交量巨大,投资者愿意在此价位建立多头和空头头寸。当市场已经"下定决心"走出一段行情时,这些价位附近成交量会放大,表示投资者愿意进行中长线交易。你是如何鉴定双向交易,尤其是在当日交易过程中,期货成交量还没有统计公布出来?而一些区间交易在支撑位和阻挡位附近成交量又比较轻淡,而且不稳定?

刘易斯:你不需要成交量,你需要的是价格动静。你需要价格和时间。通过观察价格在某一区域盘整的时间,你可以发展一种敏锐的嗅觉。这正是我们这里要谈的问题的关键所在。震荡区域是投资者意见分歧聚集地带。你的观点,我的观点,牛市、熊市,多空相撞,势均力敌。我打一个类似的比喻,这就象是在上演一部叫做"壮汉"的电影,壮汉的头部不断遭到攻击,眼看着他在前二轮或者是前三轮中就要被击倒了。 但是发生了什么呢?他越来越坚强,其他人却疲惫不堪,最终壮汉胜利了。买盘和卖盘也是一样的道理。区间交易时,在上档阻力位附近,多头看上去就要捷足先登,然而空头不断涌现;在底部时正好相反,空头不断打压,但是多头誓不罢休。结果呢?只好一方充守。

这样,盘整最终走出了困境。这也是我们最为关注的一个方面。我们的经验教训是,在市场进行盘整时,应该离场观望。我们等待它的突破。

马克:在市场决定方向之前,是否可以判断这种双向交易走势?接下来又该如何交易?

刘易斯:我将对比历史上的顶部,历史上的高点。但是情况是这样的:当市场突破时,方向错误的投资者会急于出局,市场盘整过程中没有入场的投资者则蜂涌而入,这样两种力量将价格推到另一个水平。当市场运行到另一个水平时,获利盘就会套现。然后,场外的投资者就会这样想:"价格已经突破了区间,我也要在此建多。"

10 月5日-6日,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2001年投资市场"会议上,你也许还记得我曾经向在场的参会者提问,"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市场是上涨还是下跌?还记得吧,有1/3的人认为市场将上涨,有1/3的人认为市场将下跌,其余1/3的人没有方向。现在你知道为什么市场会涨跌。

马克:我想所有的投资者都会遇到这样一个问题:当市场运行到某个关键价位的时候,接下来会怎样走。你在早晨划定的关键区域或者是在交易网上谈到的当日关键价位,是根据什么来判定的?如果在场内,也许你可以通过场内的交投气氛断风辨向,如通过场内不断流入的成交易量和指令来断定市场在关键价位的突破方向。但是进行电子交易时,你是如何判断市场方向的?你主要是依据什么来判别市场能否突破或者持守一个关键的价位?

刘易斯:当市场运行到我们关键价位区域,我还没有介入市场的时候,我一般只是退守观望,"市场是怎样运行的?价格到达这一区域用了多长时间?现在是一天交易中的什么时段?"当你一个旅程行将结束时,你会回想你自何方来,下一步又要迈向哪里。这正是我窥视市场的方法。

比如,那一天我目睹价格出现上涨--先是盘整,然后上涨,创出新高,又是上涨,最高涨至1128。早晨开盘的时候,开盘价是1114和1116之间。开盘交易区间为1113.70至1114.50。我在1114.50抛空,因为价格自高位滑落,跳空低开5个点,留下一个下跌缺口。我想市场会在 1005-1008.5一带进行较大的调整。市场上行阻力位在1118.5-1120一带。我的观点左右了我。我认为市场既然经过了较大的反扑,它就会下破盘整区域,至少还会小幅回撤,然后回到1108-1110一带,进行盘整。我认为在这一价位可以买进。

此后价格上涨,遇到我们预想的第一阻力位1118之后,没有突破,回落到开盘时的底部区域,仍在开盘时的区域小幅盘整。后再次反扑到1118.50一线,无功而返,又回落到开盘的区域。这是开盘后前半个小时的价格走势。当价格在开盘价格区域之上开始盘整时,我知道必须出场。于是我平仓出局了。

马克:你用了多久才将头寸平掉?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决定买进1114.50建立的空头。

刘易斯:市场第二次下探失败之后;在第二次没有突破开盘时的交易区间时。当价格突破1120之后,价格一路上涨,最高探至1128。市场一路追涨,直到收盘前才出现卖压。 这是一次非常糟糕的交易。我告诉你为什么。我只是坐居两个盘整区间:在1114。5做空,市场在1118到1120遇到极大的阻力,在1108和1110之间又有坚强的支撑。我只是在两相对峙的区间交易。

马克:也就是说如果你能避免,是绝不涉足的。

刘易斯:没错,但是我却做了。我从事期货交易20年了,可是我还是犯了这样的错误。

马克:你在书中讲过这样一点,每次交易的时候,你要权衡一下成功和失败的概率。市场变幻莫测;简直就是燥动不安的野兽,就象人类一样。那么你在什么情况下认为自己的交易计划已经失败,然后需要代之以新的交易策略?

刘易斯:我们要谈的是当日交易还是普遍的概念?

马克:随便来谈谈。

刘易斯:哦,目前我认为投资者应该重新考虑他们的投资计划,在过去的几年,我想人们总是逢高沽空,以期回撤。我认为投资者应该每天不断评估自己的交易计划。每天应该这样做。要根据已往成功的经验,根据那些行之有效的方法去不断评估。

马克:如果每天要更新自己的交易计划,这是否与市场中常讲的遵循交易计划有所背逆?

刘易斯:我的整体交易计划就是高抛低吸。这是我的整体交易计划。不管我是炒短线也好,还是炒长线也好,我一直遵循这样的交易原则。有的投资者只是觉得炒长线更适合于自己的个性,有的则认为炒短线其乐融融。我认为必须找出一套符合自己个性投资方法。你可能失去许多投资机会,但至为关键的是,如果你能粘附于自己感到舒服,并能够控制的交易方法,你就会胜券稳操。因为如果你介入那些你感到无所适从的交易中去,你会不断制定极不理智的投资决定。

马克:当日交易呢?你在当日交易中如何制定新的交易计划?

刘易斯:这必须取决于市场的动力。不同时候应该采取不同的交易策略。例如,今天(2001年11月9日星期五),和上一个星期五(2001年11月2日),以及上上一个星期五(2001年10月26日),这几天在早上8:30分和9:30分之间价格出现了剧烈波动,如果你把握不住这些市场节奏,其余时间市场处于一种窄幅盘整的格局。你必须提前做好计划,如果我在9:45之前没有挣到钱,我就失去了行情,这几个星期五的其余时间最好就不要再去考虑做什么单子。这听起来象是"建议就是不做单",但有时候这是最好的建议。星期五下午,当市场陷入无量盘整,买气不足的时候,最好是不要再去交易。

一个优秀的投资者应该拥有全面的计划,你能按照市场发出的指令去执行你的计划。人们会问,"你如何做到这一点?"瞧,马克,你曾经和我一起在场内,步入场内,你看到了我们怎样做的。那一天,我们十分巧妙地顺市高抛低吸,很惬意。

马克:对极了。

刘易斯:如果我做了空,因市场上涨而被止损出局,我将不得不重新考虑余下的时间我该如何行动。我会退守思谋?quot;噢,行不通。为什么行不通呢?市场现在处于什么位置?市场下一步方向在哪里?"他们不这样思考,我认为这是人们的症结所在。他们习惯于固守原定的计划,不善于接受亏损。

马克:绝对是。一些不太严谨的投资者很难做到这一点。在你的书中,在谈到交易或者是任何充满挑战的职业成功因素时,你引用这样一句话,就是有能力"构想、发展一个新的计划、新的观念、一项新的投资战略,然后将其机械化。 "半途决定一个新计划可能很困难。

刘易斯:没错。在商业界,多数人习惯于归纳一个完整的计划,有条不紊,然后严格按照计划行事。期货投资也一样,除了在巨幅波动的市场中做单。交易就象是观看一部快镜头电影。当你方向错误的时候,就象是快镜头。当你方向做对的时候,速度就显得正常。当市场波澜不惊,陷入牛皮阵以后,就象是看慢镜头。当市场方向正确,一切按照你的计划进行,就象坐观云起,一切都在流动。市场如愿抵达你的目标价。

这正象是一位职业的打高尔夫球的人。赛场永远在提醒他们。"你必须清醒目标所在,心领神会,挥手一击,脚下的球便能按照你的感觉被击到目标地。"你的感觉应该由技术分析来决定。你应该清醒市场在朝着哪个方向走。你还应该根据扎实的研究、经验来调整你的交易计划,你应该对自己能随时做出灵敏反应充满信心。即使被止损出局,也应是你计划中预期的一部分。

马克:很正确。

刘易斯:因为你预先就告诫自己,假如市场到了这一价位,你就要出局。我对市场判断有误,就该及时出局。

马克:也就是说,遇到这样的情况,你就会自然调整交易计划。因为市场告诉你,你的分析中有失误,市场的实际走势证明了这一点。

刘易斯:是的

马克:你在书中详细阐述的一方面就是利用重要的技术指标,如移动平均线。我感觉你利用它们的方法远较移动平均线交叉技术分析法更有效。例如,你在书中讲到,在一个上升趋势中,"价格脱离移动平均线越远,最初它下破它的可能性就越小。"这是很重要的市场动力指标。你将之归于"距离和能量"分析法,应用到了移动平均线中去。你能否解释一下这方面的内容?

刘易斯:我想你上述提到问题的另外一个方面就是不止是价格离移动平均线多远,而且是在移动平均线之上或者之下停留多长时间。如果你将时间因素考虑进去,你就会意识到价格在移动平均线之上或者是平均线之下停留的时间越长,对价格穿越移动平均线时的影响也就越大。98%的股票投资者喜欢参阅50天和200天移动平均线。每个人都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当市场接近这些区域时,成交量就会放大。每个人都在此恭候。在这些区域,每个人都会根据市场变化制定自己的交易计划。也是市场处于狂热的时候,"市场在过去验证了四次,此时不买更待何时?"

马克:是否可以这样说,价格脱离移动平均线的时间越长,也就越难超越?

刘易斯:我想正好相反。我是这样看的,在当日交易范围内,它可以跌穿它,不过,我想在收市时能够确定它是否收于移动平均线之上还是之下呢。

马克:所以如果你期望向下突破,你想看到收市价格在移动平均线之上;如果你期望向上突破,你希望价格收于移动平均线之上?

刘易斯:对的。如果确认市场收于移动平均线之下,比如是6个月或者是一年,就可以断定下跌势能还将持续。

马克:你在近期出版的《短线交易员--从交易池到电脑交易》一书中提出,你买了一些江恩分析系统。你在标准普尔交易过程中是否选用转换率?

刘易斯:不。我们目前使用的是平滑率。当你谈到时间的时候,是8:30--3:15(芝加哥时间)之间的市场呢,还是24小时连续交易市场?因为市场成交量不同,你必须采用一些平滑指标。当我们观察晚上成交量和交易区间时,很有些讽刺意味的是在当日两个高点和低点处成交量十分密集。 价格往往在这两个点处一再试探。

马克:昨晚您和莫里·克拉维茨作客网络直播。莫里·克拉维茨是一位资深的投资者,当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还是鸡蛋和黄油交易所的时候,他就开始涉足期货交易,他还从事洋葱的交易。莫里一度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黄金交易池最大的交易商,也就是说占有最大的成交量。这位投资者带有一些传奇色彩。你把莫里视为商品交易界的导师,从他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你们俩除了在交易中注意节律之外,你从莫里那里还学到了哪些特别的交易技术或者是精华,目前还在实践中运用?

刘易斯:是莫里指导我掌握了期货交易的技术分析。他曾经坐在电脑前,自己动手绘制技术图形。他绘制标准普尔指数60日简单平均移动线。他常常对我说,"刘易斯,当价格突破60日平均移动线之后,市场前景看好。"他信奉这样一条原则:"瞧,当你确认价格已经站上或者是跌破了60日均线,市场运行空间极为广阔?quot;他对此进行了深入的历史研究。

我自青春年少的时候就坐在交易池,利用市场的起伏波动,将数字丢来抛去。这些年来我从莫里身上体会最深的一点就是基本面控制着整个市场。尽力同基本面协调,然后根据周边环境来制定你的交易计划。我想多数交易员从那时起就每天按部就班去上班,可是直到今天,我认为这些场内交易员的技术分析还是十分糟糕。他们很少花时间去研究市场现在身处何地,将要向何处发展。他们只是尽力去捕捉市场暂时的动向。当市场被机构投资者打破平衡之后,这些投机客便尾随着下单逮一些便宜。所以我从莫里学到的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深入研究,尽力搞明白市场波动的原因。

马克:市场是活的。近些年,莫里同你分享了哪些特别的东西没有?

刘易斯:你知道,莫里在市场上目前处于半退休状态,他一直在研读成吉思汗。实际上,他也会常来看看我们利用交易系统在做什么,他这样讲:"刘易斯,你已经超过了我所开发的一切。"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出色投资者中的一位。黄金市场是他的宠儿。他说黄金只是一种需求产品,别人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马克:你认为一天、一周、一月或者一年最佳的交易时间是什么时候?为什么?

刘易斯:毫无疑问,前半个小时至2个小时,最后的半个小时是最佳交易时间。

马克:日期呢,星期五?

刘易斯:星期五,不一定。在重要的节假日之前的星期五,你须得在上午一早就搞定。然后就是波动最大的一天?是在重要数据出炉之前。过去常常是在重要数据公布的当天,但是现在人们在前一天就沸沸扬扬。这样你就明白为什么在失业率公布的前一天(星期四)价格将会巨烈波动。

马克:或者是周二美联储会议之前的星期一。

刘易斯:哦,不是的。这是一个例外。但是在美联储会议前的星期四或者星期五市场波动巨烈。如果你亲身经历过的话,这有一个例子。在美联储会议前一周,标准普尔触及1053的低位。2001年11月1日前一个星期四,标准普尔最后一次探及1055的低位,当周报收于1090左右。这样,价格自低点上涨了30点。原因是价格在测试1055低位之后,空头被迫回补出局。因为三次下探1055皆告失败,空头在周末美联储会议之前只好充守出局,市场已经部分消化了美联储会议。人们在谈论时间。他们在讲:"我们等待打穿低点,可是时间已经不赶趟了。格林斯潘匆匆向我们走来。我们知道这个老头子又要将利率下调50个点。 "

这非常简单。想想看,假如是你或者把你想象成一位基金经理,有人潜在对你马上形成伤害。所以市场开始探底回升。

马克:你在这一年交易过程中最成功和最糟糕的日子是什么时候?

刘易斯:作为一名交易者,我可以告诉你,一年中我最沮丧的日子就是换月期。因为在这两到三周,近月和远期的成交量变得扭曲。所以你很难搞明白多空的流动方向。此外,由于期权到期,人们也会清除头寸。

马克:这时候你就会削减交易? 刘易斯:我就会渡假去。

马克:太有趣了。你的导师莫里·克拉维茨在过去的40年一直致力于成吉思汗的研究,他似乎已经在蒙古找到了这位历史上最伟大的征服者之一的墓藏地,这是一棕历史悬案。可汗和他的蒙古人征服了世界2/3的领地。莫里是世界上有名的成吉思汗研究者,你和他的友谊可以为你提供独特的视角。你认为伟大的交易者同成吉思汗是否有共同之处?如果成吉思汗来到交易池内,他会如何做交易?如果他将投资者一个个斩尽杀绝,他也不会成功!

刘易斯:(笑)我和他这样讲过,如果场内只留下我一个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赚到钱。我想说成吉思汗既勇猛强悍,又是严以律己。他就是要成为一名征服者,他也这样做了。也许他是一位很有自律的人。

当我在招收投资者的时候,我特别看重他的品格是否圆满,要么身体健壮,要么智力出众,但必须是人格完满。我不去招收哈佛大学毕业班成绩第一的学生。工程师不会成为出色的投资者。你不能说:"这样做,这样,这样,然后结果是这样。"只有那些深谙期货市场处处充满坎坷,在行进中须不断调整、适应这些坎坷的人才能最终取得胜利。你必须理解这一点。你必须有自律,并且理解事事并非一帆风顺,不过当遇到挫折的时候,也要知道这不是世界的末日。你应该鼓起勇气,继续前进,继续制定新的投资计划。期望高成就的人不希望自己犯错。投资者被困市场时,他们不喜欢自己是买顶卖底,做了傻事。我寻求的是那些性格成熟,有自律的人。也许成吉思汗是这样的人物,他不固步自封,思路单一。

马克:最后,请问,回首过去18个月的交易历程--我们这一代最大的熊市--你认为有什么变化吗?

刘易斯:变化最大的?哦,我不得不再回首,也许不止是18个月以来市场的发展。过去四年,影响交易世界最大的因素就是电脑--投资者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交易,这样扩大了参与市场的美国公众。期货市场成了投资者的世界。我认为最大的变化就是市场参与量大大增加。照我的看法,如果你把上一次市场 上涨视作是壮举,那么出现下一次行情的时候,以往的行情真是不足挂齿。

在期货市场亏钱就象是女人生小孩。当我的妻子在生第一个小孩的时候,我说她的一生不会有第二次这样的事了。此后,在我们谈论这的时候,医生说,"生小孩之后,会分泌一种荷尔蒙,它会在某种程度上抑制痛苦的记忆。"然后,得子的幸福,抚养小孩的快乐,以及做母亲的本能战胜了曾经有过的苦痛,这样别人就会说,我们还会有更多的小孩,更多的子女。同样,现在市场开始回升,人们又挣到钱了,他们忘掉了已往所有的痛苦。


机会杀手杜肯米勒:“看准了,就要做一头勇敢的猪”

在斯坦利·杜肯米勒(StanleyDruckenmiller)为索罗斯旗下的量子基金(QuantumFund)开始工作不久,由于准确判断了美元的弱势前景,他大量沽空美元买入马克。 市场的发展对他越来越有利,杜肯米勒也感到很骄傲,并来到索罗斯的办公室谈起这笔交易。“你建了多大的仓位?”索罗斯问杜肯米勒。“10亿美元。”“你把这也叫仓位?”索罗斯不屑地反问。

这是华尔街的一则经典问答。在金融大鳄索罗斯的耳提面命之下,斯坦利·杜肯米勒学到的最有价值的投资心得,并不是弄清楚投资的对错,而是清楚自己在投资正确的时候是不是能够乘胜追击,投资失败的时候是不是能及时止亏。在杜肯米勒刚刚加盟量子基金的时候,索罗斯对他最大的批评,就是尽管对于市场大势判断准确,但没有能最大限度地充分利用机会赚取最大利润。

一旦准确判断对了市场形势,就该大举杀入。杜肯米勒根据索罗斯的建议,把投资外汇的仓位再翻一倍,最终大笔获利交割。“一旦你对某笔交易极端有信心时,就应该敢于扼住机会的咽喉不松手。”在杜肯米勒接管量子基金的5年期间,该基金的年报酬率上升至40%,甚至超过索罗斯于1969年至1988年管理量子基金年平均报酬率为30%的业绩,其中1989年至1993年的年度报酬率依次为31.6%、29.6%、53.4%、68.6%与72%。

在加盟量子基金之前,杜肯米勒曾任屈佛斯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屈佛斯基金创纪录地为他设立了7只基金,再加上之前他自己设立的瑞格逊基金,杜肯米勒在同一时期管理的基金达8只之多。其中最有名的“积极主动策略投资基金”,自他设立开始至杜肯米勒离开屈佛斯为止,一直业绩卓越。杜肯米勒的管理风格,也从传统的单一持有股票组合,转向债券外汇和股票相互组合的混合型投资战略,灵活地在这些市场上进行买入多头和沽出空头的多样化交易。

“看准了,就要做一头勇敢的猪。”杜肯米勒坚信,要有超人一等的基金业绩,必需靠两件事,即“保本”和“击出全垒打”。杜肯米勒已经继承了索罗斯的狠辣风格,深信积极进取才是获利之道。他认为,严格控制投资风险和看准时机大举获利,才是基金保持长远业绩的投资之道。基金收益在达到30%至40%收益后,如果仍具有信心,就应该力争达到收益100%;如果能把一些接近100%收益的年头连在一起,同时能避免亏损年份,就可以真正达到杰出的长期高回报。

相关热词搜索:刘易斯J·勃斯里诺 访谈

上一篇:外汇入门知识必备:什么是外汇市场
下一篇:查尔斯·福尔克纳—成功者的思考

0